RSS

一位家长的亲历:看完110套学区房是种怎样的体验|每经App

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
      上周,孩子学校找家长谈话,了解升学意向。老师说,一旦选择了国际学校,孩子将很难再回到公立体制,所以一定要想好。我和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分歧,我倾向于继续上国际学校,而我先生认为应该上公立校。
     说来好笑,半年前,我们俩的观点恰恰相反。
     两三年前我开始看学区房,直到孩子已经就读国际学校一段时间了,我还是一个学区房买家团的成员,坚定地要买一套能让孩子就读北京历史最悠久学校的房子,而且坚信一定能买到。我先生对学区房丝毫没兴趣,他认为大不了去国际学校,他很多客户的孩子就是在顺义的国际学校里上学,也挺好。
     在那两年中,我看的学区房至少有110套,期间常常和经济观察报的前同事,也就是这篇稿件的编辑分享经历,她问了我好几次,要不要把你的故事写下来呀?拖了大半年,觉得特对不住她,才开始落笔。
     回想起两年多来的细节历历在目,但彼时的信念和焦虑却一去不返。我只好安慰自己,写这篇稿子依然有现实意义,更重要的是我已经能更冷静和客观地看待这件事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2014年夏天,我开始研究北京的学区房。当时,北京义务教育改革方案已经明确,幼升小一房一校、高考锁区,这些政策引发了广泛的争议。但很多孩子还在上幼儿园的家长都在观望,并不着急出手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那时候,学区房价格虽然已处在快速上涨的阶段,市场需求也很旺盛,但远没有到后来的饥渴和疯狂。
     我所在的朝阳区,是北京城区的“教育洼地”。由于历史原因北京的名校大多集中在东西海,朝阳几乎排不上字号,所以一听说高考锁区,最着急的就是朝阳区的家长。
     我住的小区就配套了一个很一般的小学,俗称“菜场小学”。但那时,身边很多邻居并没有把买学区房这件事放在心上。其中一个邻居家有套房子划在西城什刹海片区西什库小学的范围内,但她家并没有把孩子户口转过去。另一个邻居的老人户口和房子在海淀区万泉小学,她觉